当前位置: 主页 > 动态资讯 > 经验分享 >

 上周YCombinator合伙人访华并参加了由跨境基金UpHonest Capital举办的SomaX2017中美创投峰会。在活动前的媒体早餐会上,腾讯科技与美国顶尖孵化器YCombinator合伙人、Twitch创始人Justin Kan探讨了他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运营Twitch等产品的经历,他对分答等中国产品的评价,以及他现在作为一个投资人对中美创投发展的看法。

  

 

  Justin Kan于2005年进入YCombinator的首期孵化项目,并于2007年创办直播平台Justin.tv,随后衍生出了游戏直播平台Twitch。2014年,他以十亿美元的价格,将Twitch出售给了亚马逊。

  2011年起,Justin Kan开始在YCombinator担任兼职合伙人,为YCombinator孵化的项目提供咨询建议,并在2014年将Twitch出售后,转为全职合伙人。今年,他又以联合创始人身份推出了视频问答应用Whale。

  以下是腾讯科技与JustinKan的采访实录:

  腾讯科技:从Justin.tv,到Twitch,到现在你的视频问答新产品Whale Q&A,你做的很多产品都基于视频,视频产业这两年也越来越热,你怎么看这个产业的发展?

  Justin Kan: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趋势。刚开始互联网上的很多内容都是文本形态的,但是这两年视频的形态开始越来越热。在视频领域内部其实有很多细分的不同的内容形式,在线下从很早开始我们已经有电视、电影这些形态。现在线上,我们有Snapchat——动态的状态更新,有Facebook Video——通过自动播放来有意获取你注意力的短视频,然后有了直播——像Twitch、YY、映客这些产品,用户随意来去,并不需要从头开始看。那么现在,我们还可以探索更多新的内容形式,我认为视频问答就是其中一种。

  腾讯科技:中国有一个类似的问答类产品叫分答,不过他们做的是音频问答,你怎么看这个产品和他们选择的形态?

  Justin Kan:我研究过这个产品,我觉得分答的形式也很不错。不过在美国,因为Snapchat和YouTube很受欢迎,所以美国用户已经很习惯视频的形式了,所以我觉得对我们而言,视频是个更好的选择。

  腾讯科技:分答遇到过一个问题,早期通过名人效应导入了大量用户,但是问名人问题对大多数用户来说,并不是一个高频的需求,之后热度就渐渐下来了。你们怎么看这个问题?

  Justin Kan:对,我看到分答在早期的热度之后,下降了一段,不过看他们目前还是挺好的,但确实没有一开始那么热。这个情况我在做我的另一个项目Social Cam的时候也遇到过。我们在短短的8个星期做到了很高的用户量,之后就一路下跌,这个经历很惨痛,我从这个经历学到的就是要重视留存。那么在Whale,我希望用户早期不要被明星所吸引,而是在这个应用中找到一些真正的价值。我们有一些名人朋友的资源,但是我们都跟这些朋友说,你们先不要来用这个应用,让我们先探索一下用户的真正需求。

  腾讯科技:那在Twitch你们是怎么做留存的呢?我看到你们在一篇博客中强调,主播才是社区的核心。

  Justin Kan:这个生态中有很多不同的群体,有主播、观众,还有广告主。而我们认为主播在这个社群中是最重要的,我们决定首要满足主播的需求。虽然这可能会损失观众的体验,但只要有主播,有内容,我们认定观众总是会来的。

  所以我们就建立了一个社群发展团队(Network Development Team)。我们从不同的社群里面找当中的连接者(Connector),然后聘请他们来帮我们发展社群。比如说我们在玩英雄联盟的人里面找社群的关键人物,然后让他们负责帮我们邀请、雇佣主播,并且负责帮主播架设设备、安装系统等等的问题,手把手帮主播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。我们从一开始就为主播做了很多事情,所以我们和主播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。

  后来YouTube也上线了同样的功能,他们试图付很多钱去购买内容,但是后来他们发现,我们和主播之间的联系很难被打破。我们真正地去关心了主播需要什么,使得我们主播的忠诚度很高,也获得了相应的增长。一开始在Justin.tv的时代,我们并没有那么成功,这都是我们后来一点点摸索出来的。

  腾讯科技:你做过好几家公司,最后都卖掉了。对你来说,卖掉自己亲手创立的公司困难吗?

  Justin Kan:你是说技术上难呢,还是情感上难呢?技术上来说,卖公司挺难的,要和买方谈各种各样的条款,争取各种利益。比如说当时我们把Twitch卖给亚马逊,就挺艰难的。因为他们的高层非常聪明,他们知道怎么判断Twitch的价值——毕竟做电商需要人有非常强的数据分析能力。当时很多人认为亚马逊给了我们一个过高的价格,但实际上,他们准确地判断出了Twitch的价值。从2014年开始,Twitch所有的指标数字都翻倍了。现在Twitch有1亿多用户,对他们来说其实是一个很划算的买卖。

  但情感上,把公司卖掉了,我其实还挺开心的!确实也有点想自己把公司做下去,但当时面对这样的一笔交易你很难拒绝。

  腾讯科技: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,你在做自己项目的同时,也在YCombinator担任合伙人,同时也在做自己的天使投资。你怎么看自己身份的转换?

  Justin Kan: 首先,我觉得比起创业,投资真的是容易太多了。现在,因为我自己经历过创业成功和失败的各个阶段,让我比没有创业经历的投资人更容易发现优秀的创业者,在和创业者接触的过程中,也更容易和他们产生共鸣——同样的建议,我可以结合我切身的经历来和他们沟通,往往更容易被他们理解和接受。

  腾讯科技:现在你作为YCombinator的合伙人,肯定会有创业者咨询你各种各样的问题,比如说,如果别人模仿你怎么办?比如说像Whale这样的产品,如果Snapchat或者Facebook上了一个完全一样的功能,你怎么办?

  Justin Kan:这个问题可能在中国你们讨论得更多。但其实在美国,大公司很少关注市场上其他人在做什么,除非这个模式已经被市场证明了,而到那个时候,你的项目其实已经起势了。Whale的模式还没有被证明,所以我还不太担心这个问题;到他们跟进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占领了市场了。

  我曾经也很担心,如果别人抄我怎么办,如果别人跟我们竞争怎么办,但现在我基本上已经不担心这些问题了。经验告诉我,只要你把你的产品、你的团队打造好,足够了解你的用户,那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。

  腾讯科技:那你怎么看待和大公司之间的关系,你会倾向于接受战略投资吗?

  Justin Kan:我认为其实中国科技公司在战略投资这块做得比美国科技公司好。很多美国科技公司更愿意直接收购一个公司,而不是做投资。中国科技公司会帮助被投公司快速增长,比如说阿里巴巴对PayTM的战略投资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但在美国,企业即便投资你了,也不会在资源上有很多倾斜。所以在美国,我并不倾向于拿大公司的战略投资。

  腾讯科技:你认为中美投资还有哪些其他的不同吗?

  Justin Kan:我觉得有几点不同。第一点是,中国资本市场有点过热,很多早期项目的估值都非常高,有一些项目在美国是很难想象的,比如说同时有这么多高估值的共享单车项目在一个市场竞争,在美国不太可能发生。

  其次,我觉得在中国,用户接受新模式,以及新应用的推广都更快。这跟市场的结构有一定关系。美国的商业基础基本上是从100年前开始逐渐建立的,比如说像商店零售、信用卡这些体系,都已经很完善了。在中国,这些体系起步比较晚,所以互联网产品反而有了很好的机会切入市场。前几天我在这边去了一个餐馆,发现每个人都在用移动支付工具付款,我试图用信用卡,结果还被服务员取笑了。

  腾讯科技:中国的移动市场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分水岭,科技巨头占据了各个主要的渠道,给创业公司留下的机会不多了。美国已经过了这个阶段,在这样的市场中,以你的经验,还有哪些机会呢?

  Justin Kan:美国大概几年前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比较饱和的市场,大的趋势是,Facebook占据了用户一半以上的时间。但其实现在还是有很多新的移动产品出现,比如说9月有个直播应用Houseparty,很短的时间就获得了百万级别的用户,所以说在移动市场中也总还是会有新机遇。同时,在一些其他的领域,比如说VR、AR,就有很多尚未被巨头占领的市场,还留给了创业者机会。

  腾讯科技:你们每年在YCombinator会收到几千份项目申请,这其中你觉得有哪些领域机会明年会是大热?

  Justin Kan:应用领域的机器学习和计算机视觉肯定会是大热。能够将这些概念落地到具体的垂直领域中,会给你带来很多机会。比如我弟弟做了个自动驾驶的企业叫Cruise,这个项目他做了2年多,今年以十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通用汽车。除此之外,像AI图片滤镜这些,都属于我说的落地到具体垂直领域的情况。

  腾讯科技:在中国也曾经有很多孵化器打出过做“中国的YCombinator”的口号,你这趟来也参观了一些孵化器,你怎么看这些中国的孵化器?

  Justin Kan:我们确实发现中国真的有很多孵化器,这边政府对科技创业也有很强的扶持,能感受到市场的热度很高。我个人是觉得创业项目总是越多越好的,行业需要这种氛围。当然,他们也促使我们思考:如果我们计划在中国开一个分支的话,我们能够提供什么不同的价值。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答案。

  腾讯科技:那在硅谷,YCombinator提供的最核心的价值是什么呢?

  Justin Kan:在硅谷,YCombinator拥有很强的网络效应。成功的YC毕业生为我们的创业者提供建议和资源,同时也给我们推荐了很多优秀的创业者。

  拿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个案例来说,我2008年创立了Justin.tv,当时我的联合创始人在指导一个创业公司。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是我们一个员工的室友。有天我们拿下了那一年最大的广告单子,他们刚好来拜访,我们就带着他们一起去参加我们庆祝派对。活动上他们显得很沮丧,因为他们正在低谷阶段,觉得他们可能永远不会有像我们当时那样的成功了。于是我们就推荐他们去申请YCombinator,他们还觉得时间太晚了,估计赶不上截止日期了。于是我就发了封邮件给YCombinator的创始人Paul Graham,为他们做推荐,而最后他们也通过了面试,还成为了YCombinator最杰出的案例之一——这个公司就是Airbnb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关键词: 科技 JustinKan YComb 上周 采访 实录 腾讯

上一篇:我也说说我的建站经历吧

下一篇:打通香港市场创业的意义重大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是“一个天大的好事